=

杭州萧山国际机场机坪上,绿草如茵,蓝天白云间,偶有燕子飞过

来源:润联网 时间:2020-11-22 04:26
  

钱江晚报·钟头电视记者 孙燕 报道员 李青/文 林盘龙/摄

进到夏天,杭州萧山国际性机场机坪上,绿树成荫,蓝天白云草地间,偶有小燕子掠过。

晒得乌黑的吕淼品咕噜咕噜喝下两口水,双眼盯住这些鸟儿们。

他是机场“驱鸟队”的一员。

很多人不太搞清楚,机场为何要驱鸟?因此也要专业创立一支11人的驱鸟队?

实际上,飞机是很怕鸟的。

现阶段,鸟撞航天器是威协民航安全的关键要素之一。

一般人来看,“人狼大战”的鸟儿和飞机相碰,是鸡蛋碰石头。但客观事实却并不是这样。

高速运转的飞机与鸟儿相碰,二者累加的“相对运动”便会十分大,极大的撞击力很有可能造成 极为比较严重的不良影响。在历史上出現过许多因鸟击造成 机毁人亡的不幸。因而,驱鸟就变成机场一项不可或缺的关键工作中。

2008年,吕淼品进到杭州市机场驱鸟队,做为那时候唯一的林果业学大学毕业的高才生,他与朋友们持续科学研究更合理的方法来驱鸟。现如今,三十五岁的他,已经是驱鸟队的大队长。

夏季是一年中小鸟数最多出现数最多的时节,也是驱鸟队比较忙的情况下。

8月13日中午,杭州气温蹿上37.6℃,新闻记者赶到杭州萧山国际性机场,进到机坪,近距触碰了在酷热下驱鸟的吕淼品和他的朋友们。

1】放到机坪路面的温度表热到爆棚

夏天是一年中驱鸟队比较忙的情况下

中午时候,太阳光有点毒,机坪进入了“烤串”方式。大家带的温度表放到机坪路面,一瞬间爆棚了,机坪溫度靠近70℃。

坐着飞机的你,见到的机坪大多数是雪白雪白的水泥地面,但新闻记者绕机坪一圈后,发觉原先机坪上面有这么多绿化。

在一块草坪上,一个年青人顶着炎日,拿着一只白色的网兜,边走边甩着网兜。

过了一会儿,他停住步伐,抹了把汗,取出一只包装袋,把网兜里的物品往包装袋里装。

小伙儿是机场驱鸟队刚来的浙江大学生物学硕士研究生,叫钟国恒,现在是机场职业鸟防研究者。

新闻记者细心看了看包装袋,里边是灰黑色的、淡黄色的各种各样形状的虫子。钟国恒说:“这叫网捕法病虫害相对密度调查,仅有清晰飞行区有什么虫,才可以预测分析很有可能会有什么鸟要来。这捉到的算少的,由于草地上喷撒了灭虫剂,换做之前里边一颗颗的。”

这时候,一辆鲜红色的货车起来,伸开“手臂”,喷出来白色的雾气药物。

“这就是灭虫剂喷撒工作。”吕淼品告知新闻记者,夏季是一年中小鸟出现数最多的时节,也是机场驱鸟队一年中比较忙的情况下。

鸟为食亡,机场有5000亩上下草地,草下边的虫类在夏天生长发育更快,这种虫更是吸引住小鸟前仆后继的缘故,因此 她们会依据病虫害调查的結果进行杀虫工作。

说着,他跳上边上的一辆白色货车,货车上放了一桶新式灭虫剂。吕淼品熟练地从桶中取出药物,车辆边开他边撒。

“它是新引入的生物病毒灭虫剂,对昆虫和夜蛾这两大类高风险引鸟虫类操纵实际效果很好,但对别的微生物和地理环境沒有一切危害,十分翠绿色安全性。”

2】拆换草坪种子、制做人偶、装上面动的荷兰风车

一切都是为了更好地“不引鸟”

今年是吕淼品进到杭州市机场驱鸟队的第12年。这么多年里,他与朋友们持续科学研究更合理的方法来驱鸟。

如今机场用的是绿色生态鸟防工程项目。

“差别于传统式驱鸟方法,绿色生态鸟防能从源头上加强机场对飞禽的免疫能力。”尽管带著棒球帽,但他吕淼品脸已被晒得红通通。他告知新闻记者,2020年飞行区草坪换掉了长细且不容易长个子的非引鸟草坪种子,这类草坪种子少长虫、少结籽、不引鸟。“小鸟不到机场了,也是对他们最好是的维护。”

因为飞机起落安全性必须,机场周边的建筑也不高,银光闪闪太阳在这儿更为明目张胆,照射在道表面。吕淼品干脆翻卷了长袖上衣,外露了乌黑的膀子,“我之前很白的,来这儿晒着晒着就黑了。”他笑着说。但是,他并不在乎,“我还三十五岁了,长相早已沒有那麼关键了。

偏矮的草坪上,站着好多个衣着橘色工作制服的人偶和一般驱鸟员身型类似,“他们不仅能发音发亮,拿着假枪的胳膊还能晃动,传出枪击声呢!”吕淼品向新闻记者详细介绍道,“人偶对新迁徙的鸟儿或雏鸟有非常好的震慑功效,这种小鸟见到人偶便会躲得遥远的。”

郁郁葱葱的草地上,热流从脚掌冒上来。一串串的五颜六色叶轮,伴随着酷热旋转,煞是好看。

置放这种并不是为了更好地装饰草地,一样,也是为了更好地驱鸟。

“小鸟从上边见到这种叶轮,会造成眩晕感,就不容易飞出去了。”

说着,他走来到灭虫灯旁边刚开始查验。

它是一种关键的晚间鸟防机器设备。夜里虫儿见到光,便会被吸引住到机器设备周边,最终被里边的叶轮吸进“关禁闭”。“虫没有了,鸟也就不来了。”

各种各样机器设备查验一遍,吕淼品深蓝色的工作制服身后都出了白色的盐渍,豆大的汗水持续从脸部滑掉出来。

同行业的新闻记者热到晕眩,特想找一个地区避一避这狠毒的太阳,可“机坪周边沒有又高又大的花草树木,要歇会儿得话只有进工作车内。”

车里尽管有中央空调,可是开到较大 ,仍然不知不觉中很凉爽。

吕淼品拿出茶壶,咕噜咕噜猛往肚里注水,歇息了五分钟,又从车内出去了。

3】穿上密不通风的防护服进跑道驱鸟脱掉都是湿哒哒的汗液

5000亩的飞行区上,驱鸟队每日分配4个人承担全方位驱鸟,诺大的飞行区绕一圈便是28.6千米。她们每天早上天明考虑,半途除开调班用餐,就一直要在飞行区巡视鸟情、查验驱鸟机器设备、驱逐飞禽,一直干得夜里10点半。零晨航后也要进到自然保护区进行引鸟绿色生态环境卫生整治工程施工。

8月13日中午6点,吕淼品和他的朋友把握住飞机航班空隙立即上跑道驱鸟。

跑道是航天器起落的关键地区,也更是鸟防的中心城市。

驱鸟员章涛穿上了防护服,戴上防毒面具,刚开始进到跑道中心城市喷撒氢氧化钠。

吕淼品告知新闻记者,现在是燕子学飞的关键阶段,他们尤其喜爱到平整宽敞的跑道上去,飞机运作造成的上升气流还能协助他们航行。可这种小仙女的学习过程,有时会“吓住”航空员。为了更好地不损害他们,又能维护航行安全性,驱鸟员运用短暂性的飞机航班运作时间间隔,立即在跑道上施洒氢氧化钠。另外,她们把车截定项声波频率驱鸟仪开启,吱吱声的声波频率再加上呛鼻的氢氧化钠味,同时进行,促进燕子马上离去跑道。

酷热卷着氢氧化钠呛鼻的味儿,伴随着驱鸟车滔滔扑面而来。

为确保飞机航班正常性,跑道驱鸟時间仅有短短的3分钟。

工作结束,章涛脱掉防护衣,里边竟已所有湿漉漉,一脸豆大的汗水往下滴。

“每一年七八月,杭州市机场都是会给一线派发藿香正气水、人丹等各种各样防中署的药物,我们是随身携带必备的。”吕淼品说,一天中最开心的情况下,是下午去饭堂吃一片冰镇西瓜:“真期待这炎热的夏季尽早以往。”

【来源于:钱江晚报】

申明:转截此篇是出自于传送其他信息之目地。若有来源于标明不正确或侵害了您的合法权利,请创作者持产权证明与本网联络,大家将立即更改、删掉,感谢。 邮件地址:newmedia@xxcb.cn